主页 > 政要 > 正文
周濂:“另类右翼”与美国政治 妮可基德曼
发表时间:2018-01-11

周濂:“另类右翼”与美国政治 妮可基德曼


对于不少隔岸观火的国人来说,特朗普在二〇一六年取得美国总统大选的胜利,不仅意味着共和党对民主党的胜利,更意味着保守主义对自由主义(进步主义)的胜利,以至于有一位朋友在闲聊时说,假如列奥•施特劳斯在世,一定会为特朗普的胜利欢欣鼓舞。

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我相信这不仅是对共和党和保守主义的误读,更是对当代美国政治生态和未来走向的误读。事实上,共和党并没有因为特朗普的胜利而变得精诚团结,保守主义也没有因为特朗普的胜利而变得前程远大。恰恰相反,共和党和保守主义曾经坚守的基本价值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不久前的国会演说中,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直陈:“这一点现在已很明显,相信有限政府和自由市场,致力于自由贸易和支持移民的传统保守主义者,在共和党内获得提名的道路越来越窄了——而这个政党长久以来是通过对这些主张的信念来自我定义的。”与弗莱克的痛心疾首形成鲜明对比,右翼人士劳伦•穆瑞在特朗普当选次日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文章:“我们欢呼特朗普总统带来的民族主义,美国第一,对另类右翼的正式承认……这是美国白人的胜利……我们将让世界变成对单族统治(ethnocracy)的安全所在。”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
虽然目前断言美国政治已经在根本上发生了范式转换还为时尚早,但是,特朗普的获胜所带来的政治震荡显而易见,而这一切都与“另类右翼”的粉墨登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某种意义上,面对另类右翼的挑战,反对是容易的(虽然是必需的),理解则是困难的(当然绝不意味着接受)。关于另类右翼国内已有不少介绍,特别是其与“小粉红”、表情包相当雷同的网络属性,人们多少有些了解。我更关心的是,另类右翼的崛起对美国保守主义意味着什么?作为一种病理反应,另类右翼折射出美国政治文化的哪些问题?在反对另类右翼的同时,反对者是否应该做些自我检讨?凡此种种问题,在最近出版的《理解另类右翼》(Making Sense of the Alt-Right)一书中,乔治•霍利(George Hawley)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文本。
不过在探讨以上问题之前,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进化史。

与欧洲保守主义者不同,美国建国的独特性让美国保守主义只能保守“自由”的传统。在这个意义上,只有首先了解美国自由主义的家谱,才能把握美国保守主义的历史成因和复杂立场。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由于主张大政府、高税收和高福利的进步主义鸠占鹊巢,占用自由主义头衔,让古典自由主义者只能生造出“自由至上主义”这个术语自我正名,继而自由至上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在实质性主张上也产生了较为明晰的区别:前者强调财产权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反对政府干预自由市场以及进行社会再分配;后者虽然看重财产权和经济自由权,但没有将之视为“道德上的绝对之物”,因此在反对进步主义的同时,会出于慈善原则、社会稳定或者市场稳定等权宜之计支持一定程度的再分配。自此,自由主义大家族内部呈现出三足鼎立的局面:古典自由主义,自由至上主义,以及从进步主义进化而来的自由主义(亦称当代自由主义)。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在“内忧”——进步主义和“外患”——共产主义的里外夹击下,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自由至上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亦称“传统的保守主义者”)半心半意地集结在“保守主义”这面大旗下。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感情基础不够坚实的问题:自由至上主义者把自由视为最高的政治价值,传统主义者强调政治的最终目的是德性,而古典自由主义者哈耶克则干脆写了一篇《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来划清界限。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弗兰克•迈耶提出所谓的“融合主义”,试图在理论上整合保守主义。与此同时,威廉•巴克莱立足《国民评论》,试图把共和党打造成一个坚定的保守主义政治工具。在经典著作《一九四五年以来的美国保守主义知识分子运动》中,乔治•H.纳什指出,虽然巴里•戈德华特在一九六四年的总统选战中以大败告终,“但是人们忽然意识到,迈耶所主张的融合主义却赢得了胜利”。不仅如此,戈德华特的失败还以曲折的方式实现了巴克莱的夙愿:保守主义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得到了巩固和加强。

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是新保守主义粉墨登场的时代,作为“被现实打劫了的自由主义者”,他们虽然转投共和党阵营,但与保守主义始终保持半心半意的关系,在国内政策上坚持新政的核心主张,在国际政策上推行积极的干预主义,总之,他们既是自由派的叛徒,又是保守派的内鬼,他们是一群热衷于哲学体系和深奥理论的知识精英,同时又对现实秩序和自由世界的全球扩张有着高度的热情。
新保守主义者的整体基调与传统的保守主义格格不入,其精神教父欧文•克里斯托曾经半开玩笑地评论说:“作为一个新保守主义者,就必须要保持乐观积极的态度,无论现实是多么的沉闷压抑。在美国所有成功的政治都是希望的政治,这是传统的美国保守主义那里并不显著的一种情绪。”
同样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还出现了关注社会道德议题的宗教右翼和政治保守主义者,他们聚焦色情文学、药物使用、大众娱乐业的粗俗化等议题,把美国社会的道德滑坡现象归咎于世俗人文主义也即当代自由主义,为此他们积极动员草根阶层和宗教信徒进入公共领域,准备打一场“激烈而持久的文化战争”。面对这一趋势,克里斯托曾经预言:“就长时段而言,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变化。”因为,“这种文化战争可能压倒何为政治与何为非政治的传统观念”。

文明播报

江西省去年实施考古发掘项目近50个
受雨雪冰冻影响,江西多地列车进行改签
江西茶旅结合“四绿一红”搭乘“品牌快
坚守大山44年!大余这位教师的故事,让
江西省审计厅党组召开2017年度领导干部民
江西崇仁去年脱贫一半,今年将实现全面
冰雪带来新景观也带来新麻烦
江西民警演绎大雪中的温暖,背迷路老人
鹿心社当选江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it

周森荣获2017中国IT年度人物网络安全贡献
Iphone手机竟然连块橘子皮都防不住,还值
勒布朗与老板裂痕加深 小IT加盟后激化矛
中国IT年度人物人工智能杰出贡献奖
戴尔恐被反向收购 或将创IT界历史交易规
国内网络刷单诈骗行为仍然占三成之多
4S战略再度升级 联想引领IT新零售变革
4S战略再度升级 联想引领IT新零售变革
江西小伙滥用火车站充电宝,辛苦一年

福彩

这位彩民 福彩中心喊你领奖!
大学生研究彩票选号软件,最多中过几十
福彩以爱之名为留守儿童送关爱
河南许昌福彩双色球“合买团队”
网络彩票中奖率高诱惑大,怎么才能规避
福彩3D第18030期预测:关注金码8开出
数说广东福彩30年公益路
福彩助力社工服务 老人院老人生活更舒心
江西小伙买彩票中奖,用来娶媳妇却被骗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方式:17000555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