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周濂:“另类右翼”与美国政治 妮可基德曼
发表时间:2018-01-11

周濂:“另类右翼”与美国政治 妮可基德曼


对于不少隔岸观火的国人来说,特朗普在二〇一六年取得美国总统大选的胜利,不仅意味着共和党对民主党的胜利,更意味着保守主义对自由主义(进步主义)的胜利,以至于有一位朋友在闲聊时说,假如列奥•施特劳斯在世,一定会为特朗普的胜利欢欣鼓舞。

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我相信这不仅是对共和党和保守主义的误读,更是对当代美国政治生态和未来走向的误读。事实上,共和党并没有因为特朗普的胜利而变得精诚团结,保守主义也没有因为特朗普的胜利而变得前程远大。恰恰相反,共和党和保守主义曾经坚守的基本价值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不久前的国会演说中,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直陈:“这一点现在已很明显,相信有限政府和自由市场,致力于自由贸易和支持移民的传统保守主义者,在共和党内获得提名的道路越来越窄了——而这个政党长久以来是通过对这些主张的信念来自我定义的。”与弗莱克的痛心疾首形成鲜明对比,右翼人士劳伦•穆瑞在特朗普当选次日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文章:“我们欢呼特朗普总统带来的民族主义,美国第一,对另类右翼的正式承认……这是美国白人的胜利……我们将让世界变成对单族统治(ethnocracy)的安全所在。”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
虽然目前断言美国政治已经在根本上发生了范式转换还为时尚早,但是,特朗普的获胜所带来的政治震荡显而易见,而这一切都与“另类右翼”的粉墨登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某种意义上,面对另类右翼的挑战,反对是容易的(虽然是必需的),理解则是困难的(当然绝不意味着接受)。关于另类右翼国内已有不少介绍,特别是其与“小粉红”、表情包相当雷同的网络属性,人们多少有些了解。我更关心的是,另类右翼的崛起对美国保守主义意味着什么?作为一种病理反应,另类右翼折射出美国政治文化的哪些问题?在反对另类右翼的同时,反对者是否应该做些自我检讨?凡此种种问题,在最近出版的《理解另类右翼》(Making Sense of the Alt-Right)一书中,乔治•霍利(George Hawley)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文本。
不过在探讨以上问题之前,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进化史。

与欧洲保守主义者不同,美国建国的独特性让美国保守主义只能保守“自由”的传统。在这个意义上,只有首先了解美国自由主义的家谱,才能把握美国保守主义的历史成因和复杂立场。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由于主张大政府、高税收和高福利的进步主义鸠占鹊巢,占用自由主义头衔,让古典自由主义者只能生造出“自由至上主义”这个术语自我正名,继而自由至上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在实质性主张上也产生了较为明晰的区别:前者强调财产权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反对政府干预自由市场以及进行社会再分配;后者虽然看重财产权和经济自由权,但没有将之视为“道德上的绝对之物”,因此在反对进步主义的同时,会出于慈善原则、社会稳定或者市场稳定等权宜之计支持一定程度的再分配。自此,自由主义大家族内部呈现出三足鼎立的局面:古典自由主义,自由至上主义,以及从进步主义进化而来的自由主义(亦称当代自由主义)。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在“内忧”——进步主义和“外患”——共产主义的里外夹击下,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自由至上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亦称“传统的保守主义者”)半心半意地集结在“保守主义”这面大旗下。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感情基础不够坚实的问题:自由至上主义者把自由视为最高的政治价值,传统主义者强调政治的最终目的是德性,而古典自由主义者哈耶克则干脆写了一篇《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来划清界限。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弗兰克•迈耶提出所谓的“融合主义”,试图在理论上整合保守主义。与此同时,威廉•巴克莱立足《国民评论》,试图把共和党打造成一个坚定的保守主义政治工具。在经典著作《一九四五年以来的美国保守主义知识分子运动》中,乔治•H.纳什指出,虽然巴里•戈德华特在一九六四年的总统选战中以大败告终,“但是人们忽然意识到,迈耶所主张的融合主义却赢得了胜利”。不仅如此,戈德华特的失败还以曲折的方式实现了巴克莱的夙愿:保守主义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得到了巩固和加强。

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是新保守主义粉墨登场的时代,作为“被现实打劫了的自由主义者”,他们虽然转投共和党阵营,但与保守主义始终保持半心半意的关系,在国内政策上坚持新政的核心主张,在国际政策上推行积极的干预主义,总之,他们既是自由派的叛徒,又是保守派的内鬼,他们是一群热衷于哲学体系和深奥理论的知识精英,同时又对现实秩序和自由世界的全球扩张有着高度的热情。
新保守主义者的整体基调与传统的保守主义格格不入,其精神教父欧文•克里斯托曾经半开玩笑地评论说:“作为一个新保守主义者,就必须要保持乐观积极的态度,无论现实是多么的沉闷压抑。在美国所有成功的政治都是希望的政治,这是传统的美国保守主义那里并不显著的一种情绪。”
同样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还出现了关注社会道德议题的宗教右翼和政治保守主义者,他们聚焦色情文学、药物使用、大众娱乐业的粗俗化等议题,把美国社会的道德滑坡现象归咎于世俗人文主义也即当代自由主义,为此他们积极动员草根阶层和宗教信徒进入公共领域,准备打一场“激烈而持久的文化战争”。面对这一趋势,克里斯托曾经预言:“就长时段而言,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变化。”因为,“这种文化战争可能压倒何为政治与何为非政治的传统观念”。

文明播报

江西“村干部”为侵吞2000元利息,竟挪
江西这座高铁太坑了,居然离市区三十几
江西省地矿局资源公司伊朗夏拉夫阿巴德
江西房价猛涨,县市紧急推出限购政策
江西省首次化学奥赛交流研讨会在九江
江西儿童医院为应对就诊高峰,推出新方
江西铜业“公司制改制”落地 319 政变
江西上饶被称第二个深圳,纳入北上广生
江西推动生态脱贫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十景

it

解密华为数字化变革与IT实践 硅胶面具
00后CEO语气嚣张,谁在忽悠他们创业
2017年中国IT服务十大领军企业 神吐槽
微信小游戏撞款,网友调侃本性未改
2018年备受期待的三大医疗IT技术 星火草原
HTC上海工厂售后差,维修偷工减料
2018年IT市场最大的技术趋势和热点预测
面部识别技术已达到识别双胞胎的水平
小IT回首发詹皇展现统治力 神吐槽

福彩

无锡彩民跨年守号 收获福彩“3D”万元奖
江西福彩现巨奖,然而领奖人却让人很意
福彩3D第18010期预测:本期关注跨468 黑星
中彩票竟然还有技巧,江西农民称全靠这
南通福彩倾情帮扶 西汉美酒
江西多人全中千万大奖,老板听了就关门
2017年度广东福彩“大奖奥斯卡”出炉 往
小伙子用前女友生日买彩票中百万
福彩3D第007期关注独胆6(连错12期) 水军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方式:17000555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