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正文
乖,老爸为你办个音乐节 少龙外传
发表时间:2018-01-12

乖,老爸为你办个音乐节 少龙外传

酷哥乐队
    “为什么国内就没有让孩子也能去的音乐节呢?”
    “都这个年代了,还在听门前小鸭子。我不是说小鸭子不好,但现在门口也找不到小鸭子呀。”
    “世界上有这么多这么好的音乐,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的孩子3岁就听到呢?”
    刘健萌发创办国内第一个儿童音乐节的想法,是从一场并不美好的记忆开始的。
    “那年五一,我们推着婴儿推车,带女儿去参加户外音乐节。孩子需要换尿布时,我们却发现音乐节的厕所都是临时搭建的,根本没有地方能让孩子换。最后是在餐饮区,把一个垃圾桶的盖子翻过来,露天给孩子换了尿布。等到乐队开始演出,孩子又哭闹不止,估计是音乐太大声了,孩子受不了。”刘健说。
    手足无措中,夫妻俩还因此吵了一架。但也就是此时,刘健脑海中第一次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国内就没有让孩子也能去的音乐节呢?
    现在,刘健夫妇一手创办的儿童音乐节,已经在上海、杭州、重庆、成都等地巡演成功。
    2018年,他们打算去20个城市巡演。更长远的计划是:五年内,邀请来自十个国家的音乐人,到100个城市巡演。
    “我的价值观被颠覆掉了,儿歌原来可以这样”
    作家兼民谣歌手刘健和美国女记者Rebecca这对跨国夫妻,租住在上海五原路附近。
    “写作和做音乐,不是每天都有收入的。有了孩子,我需要养家糊口,有稳定的收入。”所以,夫妻俩现在分别在不同的杂志社供职。虽然不用坐班,但杂志社的工作量也不少,刘健最多一个月编过五万字的稿子。
    如今,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也快三岁了。刘健说,当年一起玩音乐的朋友,如今很多也有了家,有了孩子。“他们很多人就放弃音乐了,或者还在做音乐,但也会开餐馆、开酒吧,做什么的都有。”而刘健最想做的事情还是和音乐相关。
    女儿刘纳逐渐长大。刘健在网上给孩子搜儿歌,却发现90%以上的儿歌都是上个世纪写的:“各行各业都在发展,音乐也在发展,为什么儿歌没有发展,还停留在上世纪呢?都这个年代了,还在听门前数小鸭子。我不是说小鸭子不好,但现在门口也找不到小鸭子呀。”
    孩子们接受度最强,给他们听什么样的音乐,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接受和喜欢,但为什么在当代的中国,没有什么音乐人专门创作给孩子听的、新的音乐呢?刘健想不明白。
    几个月后,刘健收到一盘CD,那是Rebecca的妈妈在美国买给孩子们的儿歌。看到封面的卡通设计,刘健有些头大,Rebecca拆开包装要给孩子们放,刘健赶紧躲到隔壁房间。
    然而音箱里传出来的音乐却让他跑回来了。“那首歌的前奏是电吉他,我想是不是放错了,这是儿歌吗?它的开头开得特别好,不管是音乐性和技巧,比很多国内大明星弹得都要好。”
    “我的价值观被颠覆掉了,儿歌原来可以这样。它有成人的音乐性和技术,但歌词的价值观又能表现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有了第一次带孩子去音乐节的遭遇、给孩子搜儿歌挫败的经历,加上听到来自国外的优秀儿童音乐这一直接刺激,刘健曾经的“一闪念”渐渐清晰成熟起来。他对妻子说:“我们把这个乐队请到中国做个演出吧,至少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孩子,让刘纳知道,儿童音乐不止有《两只老虎》,还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风格。”
    “我们想办大人孩子都很享受的音乐节”
    从筹备到第一次举办儿童音乐节,历经两年。2017年5月,两支乐队“幸运家庭”和“酷哥乐队”,分别从美国和荷兰飞到上海集合,再和刘健、Rebecca和团队其他负责灯光、音响等的工作人员一起,坐在一辆50座大巴上,驶向南通,开始巡演。
    不选上海,却在南通办第一场,是因为夫妇俩当时还是有点没底,担心中国家庭不能接受这样的音乐,想先在小一点的城市办第一场试试,有什么问题及时调整。
    演出在一个有800个座位的剧院举办,开始前,夫妇俩给音乐家打了不少预防针:中国的家长可能比较保守,可能不会跟你们互动,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但“幸运家庭”乐队上台以后,第一首歌还没唱完,大部分的观众就都站了起来,跟着音乐律动。
    “我那时候眼泪就下来了。觉得特别感动,大家都能理解、喜欢我们的音乐节,特别好。”Rebecca说道。
    南通场结束后,大巴又驶到杭州演了几场,再开回上海演出。刘健的两个孩子刘纳和刘开都来了上海场。
    “刘开那时候才两岁不到,就在阿姨怀里哇哇叫,很开心。”有了孩子以后,Rebecca每次去参加孩子的活动,往往会觉得很无聊。但带着孩子去参加她喜欢的活动,孩子往往也不喜欢。因此,他们想把音乐节办成大人和孩子都能享受的活动。挑选乐队时,也会考虑到音乐和表现形式,是否太过低龄化,让大人不感兴趣。
    在成都的一次演出,一位妈妈单手抱着孩子,当台上的音乐家让观众举起手互动时,她差点两只手都举了起来,突然意识到怀里还有孩子呢,赶紧把手缩回来,只伸出了一只。“我们看了又好笑又担心,说明她真的很开心,很投入。”
    除了“幸运家庭”和“酷哥乐队”这两支乐队,刘健和Rebecca接下来还打算邀请有着不同风格、来自不同国家的乐队,流行、雷鬼、金属、布鲁斯……“我们相信音乐代表着不同国家的历史、文化和性格,邀请这么多不同风格的乐队,就是想让我们中国的孩子,能通过音乐去了解和认识世界,和世界手拉手。”
    “他们刚开始都以为我们是骗子”
    夫妇俩上网搜索,才知道创作出《美丽公主》的乐队是一对来自美国的夫妻,名叫“幸运家庭”。他们是格莱美奖和艾美奖的得主,在国外拥有不小的知名度。“我们发现近十年来,国外已经有很多这样的音乐家了,就像独立音乐Indie Music一样,他们把这样新的儿童音乐称为Kindie Music。”
    此前,刘健曾经办过不少流行音乐节。但是邀请外籍音乐家、办一场给孩子看的音乐节,对他而言都是陌生的。
    联系外籍音乐家这宗差使,自然落到了有语言和文化背景的Rebecca身上。她硬着头皮,搜到了“幸运家庭”的联系方式,给他们发邮件:你好,我是Rebecca,一个美国记者,我想邀请你来中国办演出……
    身为记者,又邀请乐队来办演出,这样不奇怪吗?Rebecca苦笑着说:“是的,但如果他们去网上搜我的名字,就会发现我确实是个记者。我会在邮件里介绍我的家庭,说明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
    Rebecca硬着头皮发了两遍邮件解释,才获得对方的回复。“他们刚开始都以为我们是骗子。后来打了视频电话,了解我们确实在做这件事情以后,他们也觉得特别好,很希望来中国演出。”
    “我本来从来没有想过和他合作的。”Rebecca指着丈夫刘健说。她先是皱眉,再是摇头,表情里隐藏了许多无奈:“他太固执了。”
    和音乐人沟通的过程中,Rebecca和刘健有过不计其数的争吵。“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坚持那么多东西,让人家填一个有70个问题的问卷,连可乐喜欢喝百事还是可口都要问,太麻烦了。”
    “也不能说吵架,算是讨论吧。”刘健说,“把这些沟通都做在前面,人家首先了解了你做事的认真和诚意。另外,巡演是很辛苦的,他们往往来到中国以后时差还没倒过来就要上台演出,演出完马上要去下一个城市。如果能先知道他们坐车喜欢坐前排还是后排,喜欢喝什么饮料,我们也可以直接安排,到时候就不用问了,节省很多时间。”
    “好了好了,我现在知道你是对的了。”Rebecca哄道。
    “歌词的翻译是重中之重”
    要在网上搜到合适的儿童音乐,堪比大海捞针。夫妻俩用了笨办法,找自己能找到的任何人,一个个问。
    Rebecca先是联系了自己认识的各国驻华大使馆的朋友,告诉他们有这么一件事,请他们推荐各国的音乐家。“但是他们推荐的也不是特别合适,很多也像我们的《两只老虎》一样,比较低龄化。”他们转而联系Rebecca来自各国的记者朋友,再通过朋友的朋友推荐……比如来自荷兰的“酷哥乐队”,是Rebecca先联系了一个来自荷兰的朋友,再请这位朋友介绍有孩子的荷兰朋友,这位荷兰朋友在聊天时忽然想起:“有一次我们在荷兰看了某某音乐节,有个乐队不错……”
    到目前,刘健和Rebecca已经签约了四五十组来自不同国家的儿童乐队。在选择乐队上,夫妇俩和女儿刘纳组成了一个三人的组委会,以音乐性、价值观和现场表现力三个维度判断。“我们常常会找到乐队的演出现场视频后,放给女儿看,如果她喜欢,就通过,如果她觉得没兴趣,就算了。”
    歌词的翻译被刘健看作重中之重的事情。他希望音乐节不只是让孩子看个热闹,而是让孩子听完以后,还能从歌词中获得点什么,就像一开始打动他的那首《美丽公主》一样。演出现场,LED屏会滚动同步播放中文歌词。“就算孩子听不懂英语,爸爸妈妈看了歌词,也可以解释给他们听。”
    “送票,给那些最不可能又最需要听到的孩子”
    为了音乐节,刘健和Rebecca投入了全部积蓄,还分别向家里借了钱。但即便场场爆满,音乐节目前还是没能把他们投进去的钱赚回来。“成本太高了,设备、场租、演职人员的费用……慢慢来吧。还好,也没赔太多。”
    在成都的一次演出前,“酷哥乐队”突然面有难色地找到刘健夫妇,问他们能不能改变出场方式。原本的出场是灯光一下子打到五个人身上,制造震撼的效果,但“酷哥乐队”希望改成五人一个接一个出场。“开场方式要改的话,灯光什么的都得改,所以他们提得很不好意思。但他们解释,是因为这场音乐会大部分孩子都比较小,都被家长抱在怀里呢,他们不想吓到孩子。”这个事情也让刘健感动,“他们不是单纯为了拿演出费,随便演完就走的,都是为人父母,真心喜欢孩子,把孩子放在第一位。”
    每去一个城市演出,夫妇俩会打听是否有打工子弟学校等,会安排一批赠票送到他们手上。“一张票几百块钱,对于一些家庭来说,可能舍不得掏这个钱。我们会打听在这座城市里,哪里的孩子最不可能来听这个音乐节,又最需要听到这样的音乐,就会把票送给他们。”

文明播报

小偷变嚣张了,江西南昌街头威胁失主下
江西卫生职业学院检验系2018迎新年
江西“村干部”为侵吞2000元利息,竟挪
江西这座高铁太坑了,居然离市区三十几
江西省地矿局资源公司伊朗夏拉夫阿巴德
江西房价猛涨,县市紧急推出限购政策
江西省首次化学奥赛交流研讨会在九江
江西儿童医院为应对就诊高峰,推出新方
江西铜业“公司制改制”落地 319 政变

it

支付宝微信被央行盯上,会影响到消费者
IT男容易生女儿是真的吗
解密华为数字化变革与IT实践 硅胶面具
00后CEO语气嚣张,谁在忽悠他们创业
2017年中国IT服务十大领军企业 神吐槽
微信小游戏撞款,网友调侃本性未改
2018年备受期待的三大医疗IT技术 星火草原
HTC上海工厂售后差,维修偷工减料
2018年IT市场最大的技术趋势和热点预测

福彩

一张千万中奖彩票,成就了江西小伙七年
兴化福彩开展“寒冬送温暖”
无锡彩民跨年守号 收获福彩“3D”万元奖
江西福彩现巨奖,然而领奖人却让人很意
福彩3D第18010期预测:本期关注跨468 黑星
中彩票竟然还有技巧,江西农民称全靠这
南通福彩倾情帮扶 西汉美酒
江西多人全中千万大奖,老板听了就关门
2017年度广东福彩“大奖奥斯卡”出炉 往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方式:17000555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