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画 > 正文
人生如画——书画家刘奇访谈录
发表时间:2019-06-11

人生如画——书画家刘奇访谈录

高:非常感谢您能接受采访,先从您的小时候谈起吧。

刘:我出生在桐柏,成长在桐柏,20岁之前一直在桐柏山区生活。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喜欢写写画画。那个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学习也比较宽松,而且也学不成什么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我父亲想让我学学画、写写字。上世纪60时代末,我父亲跑到100多里外的县城新华书店,给我买了一本字帖,那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新魏碑。我在小学那几年,一直练习这种新魏碑。后来因为一个机缘,认识了一个画画的老师。他是西峡县一个有名的画家,文革期间被下放到桐柏山区,我父亲就把我介绍给他,跟他学画画。

因为喜欢学画,1972年,我和几个有相同爱好的小伙伴成立了一个书画兴趣小组,那时也就是十四、五岁,我们小伙伴照着连环画画,画完后,用手电筒对着玻璃打投影。后来,我又学用油漆画画。我小时候做过油漆工,十五、六岁的时候,跟着一个木匠干活,因为有绘画基础,我就用油漆在家具上画些竹子、兰草什么的。

高:您后来选择的职业书画家的道路与小时的爱好有着必然的联系。

刘:是的,小时的梦想也许会影响到人的一生。现在回想起来,虽说那时候画画纯粹是玩,却在无形中埋下了一颗艺术的种子。

高中毕业以后,本来准备上山下乡,到我们公社知青办填表的时候,知青办主任一看我字写的好,就没有让我下乡,把我抽到知青办,帮他填填表、抄抄东西。给他帮了几个月忙,后来给我办了张留城证。因为没有下乡,我便开始打工。我当过油漆工、泥瓦工、石匠、木匠,我做的沙发在我们当地是很有名的。我写字挣的第一笔钱,是给当地一个棉花库,帮忙往墙上写标语,写了几天字,挣了几十块钱,这是1978年的事。

高:正式参加工作是什么时候?

刘:那是1980年,县里的银行、财政局统一招干,我也报名了而且成绩还算不错,最后考进桐柏县农业银行。那个时候新进银行的人员,南阳地区要统一组织学习,1981年夏天我到培训班参加学习,也是因为字好,三个月的学习结束后我就直接留校了。能够从桐柏山区直接调到南阳,这是过去从没敢想过的事,

到南阳后,先是在农行干校工作了半年时间,地区农行工会需要出墙报、宣传栏,干校推荐由我来做这件事。1982年春,我从农行干校调到工会工作,10年后我被调到农行办公室。2001年我又回到工会。

记得小的时候,我们五六个小伙伴在毛集河滩上写生。大家谈论梦想,有的想当县长,有的想当科学家,有的想当书法家,我说我想当画家,因为书法家不一定是画家,画家必定是书法家,当时我就是这种认识。

参加工作后,因为画家一直当不了,心里总是有一种情结,作画家的梦想始终缠绕着我。直到2004年,46岁的我果断从银行出来,成为一个自由人,一名职业画家。

高:因为长期在山区生活的经历,所以您选择了以山水画为主的绘画题材。

刘:这几年大家见我的山水画多一些,正像你所说的。因为从小生活在山区,跟大山有一种亲近感,怀有一种情结。2006年元月开始画画的时候,有朋友建议我画花鸟,说花鸟画出效果快。我也画过一段时间花鸟画,但心里还是想画山水。后来我跟朱剑峰、乔溪岩老师聊这个事,他们也建议我画山水。我在山区生活20多年,对山区的感觉,与没有在山区生活过的画家的感觉不一样。后者画的山水,总感觉那个山和石头,与大自然结合不到一块,因为他们是凭想象去画,或者是从书本上参照芥子园里面的一些东西。他们画的山水看上去也很漂亮,但是他们画的那种景观在现实中极少见到。我画的山水,取材全部是从现实生活中来。作为一个画家,我的感觉是要画自己最熟悉、最亲切的东西,不要臆造,这样画出来才有生命力,才能够有感觉,才能与观众的心灵发生碰撞,产生共鸣。

高:在从事书画之前,据说您曾经还搞过文学、摄影,并且取得了不凡的成就。

刘:我上学的时候,除了写字画画,还大量背诵唐诗宋词,高中的时候唐诗宋词背上几百首很正常的。因为有这个基础,参加工作以后,一直很喜欢文学,经常写一些小说、散文、诗歌。我最早发表文学作品是1982年前后,1983年在《南阳日报》发表了8000多字的长篇报告文学。此外在《南阳晚报》、《躬耕》文学月刊也经常发表小说、散文、诗词、报告文学。算起来,从1982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到现在也累计发表了将近四十万字。正是因为有文学基础,所以在书法、画画方面才会进步快,跟前者有很大关系。上世纪80年代,我的书法就开始崭露头角,南阳地区举办书法大赛,我是三个金奖作者的其中之一。那时候,我与其他书法作者不一样的是,我书法的很多内容都是自己作的诗词,这一点我比别人有优势,包括现在我的题画诗,都跟那个时候打下的文学基础有很大关系。因为在农行工会工作,经常搞文艺演出,省农行要求各地市农行出节目,南阳上报的节目,很多都是我来编剧、作词。我那个时候写的大调曲,在省银行系统是很有名的,省农行后来搞演出也经常让我去写大调曲。

高:摄影呢?

刘:80年代初,在农行工会工作期间,单位有一台老海鸥相机,我又开始涉猎摄影,这是工作的需要。开始的时候,拍一些新闻图片,往报社投稿。后来玩着玩着也玩成了摄影界的名人,上世纪90年代南阳摄影界一说到“刘奇”,知名度相当高。

高:《苏区人民赶年集》那组照片就拍得很好。

刘:那组照片是1995年拍的,在新闻界反响很大,《经济日报》发了半版,《农民日报》、《金融时报》、《城乡金融报》、《南阳日报》都发了一整版。

高:摄影与您后来的画画也是有联系的。

刘:因为小时候想当画家,玩摄影那些年,虽然没有画画,摄影也积累了一部分画画的素材,那个时候我经常拍风光照,见到能入画的场景我都拍下来,包括大的山景、奇形怪状的树和石头,这类照片到现在大概有100多张。影友们问我拍这些干啥,我说以后画画这些都有用。因为当时在摄影界名气也不小,影友们都不相信,说摄影玩到这个程度还画什么画呢。我的观点是人的精力有限,不能什么都想做,我的最终目标还是做一个画家。2000年元旦那天我办了一个摄影展,这也是我的摄影告别展,那天我宣布退出摄影界,以后不再从事摄影了。

高:谈谈当初从单位出来,开画廊当职业书画家。当初您也下了一番决心吧,包括跟家人做思想工作。

刘:2004年春,我就一直在想,是在银行再干十几年到退休,还是出来专职从事书画。干自己喜欢的事业?开始没有跟家里讲,我先是征求身边几十个朋友的意见,有三分之二的朋友赞成我出来。认为出来是好事,我才跟家里摊牌。我先跟爱人讲,她说什么也不同意,一个星期左右我才把她的工作做通。我又跟母亲讲。母亲怎么说也不同意,但是我决心已定。一边做母亲工作,我一边给单位写辞职报告,然而递交三次都被退回来,最后行长跟我谈话,问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我说没意见,咱们是好朋友。行长问你为什么要辞职?我说我想当一个职业画家。行长不相信,说你还是当你的工会主席吧,这个位置多少人想干都没有机会。行长找我连谈了三次话,我急了,对行长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要走。行长说如果你真的下决心要走,那可是农行的一大损失,全国农行系统人才库,你是南阳唯一的一个。我说离开单位,或许是农行的一大损失;如果不走,将是我终生遗憾。我还说,我再干15年到退休,充其量是个小小的金融家,离开后少了个金融家,社会上便多了名画家——社会上多一名画家,远比多一个金融家有意义得多。行长说等你退休后才当画家不行吗?我说那时候当一名成功的画家都晚了,已经没有激情和精力了。行长还是不同意,我说过了五一节就不来上班了。节后行里开会,我没有去,行长亲自给我打电话,我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要离开干我自己的事。我便正式从单位离开了。

高:开画廊,作职业书画家,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现在回过头想想,哪些事对您印象深刻、无限感慨?

刘:2004年5月离开单位后,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在全国和世界各地考察书画和书画市场。2005年底注册成立南阳书画家研究院,2006年春天挂牌。

当时,有不少朋友建议我在外地开,我当时的心愿是想把南阳的书画市场搞起来,把南阳书画市场推一推。那时候搞了一系列的活动,办展览、笔会、学术研讨会、拍卖会什么的,其间付出时间、精力、金钱倒还是小事,最大的遗憾是得不到认可,这是最让人不好受的。我这边想培育南阳的书画市场,旁边就有人萝卜白菜价卖书画。当时的南阳书画市场环境不好,这也是我决定到上海去的一个原因。

高:如果说辞去国有银行的职务成为职业画家,是您人生第一次重大选择。那么在几年后,只身去上海开设个人书画工作室,在陌生的环境中从头再来,对人生的又一次重大选择,您是怎么想的?

刘:离开南阳后,我当时考虑去北京还是去上海。我到北京、上海进行了一番考察后,最后决定去上海发展。之所以去上海,一方面是因为上海的文化氛围比北京好,另一方面,我还做了更深的调研,发现近几百年来,历史上有名的画家绝大多数都出自南方,北方出来的少。所以在分析了这些后,我决定到上海去。

高:在上海生活创作的怎么样?

刘:2009年6月我去的上海,去后办了三个画展,一次个展、两次群展。我在上海的生活相当于闭关,应酬少,可以静下心做学问,看书、画画、临帖。另外,在上海最大的好处是那里的重大展览多,传统艺术、当代艺术、国内国外的展览很多,能够看到古今中外大师级的原作,再找找感觉,回过头自己去画的时候就能吸收很多营养。这几年老师们说我的画进步快,这与经常看顶尖级的展览有很大关系。从事书画创作,自己闭门造车瞎摸索不行,必须要出去学习。

高:我们听到见到的是您在国内外办了十几次展览,出版了十几本画册,我国驻乌拉圭大使馆两度在其首都举办您的书画邀请展。您还随中国书画家代表团出访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交流,说说台湾那次吧。

刘:这些年,我在上海、合肥、昆明、兰州、汕头、郑州、南阳以及韩国的首尔总共举办了十几次画展,包括个展和群展。出版画册十几本。2011年随中国书画家代表团去台湾学术交流,除了与海峡两岸的书画家增进了解、探讨艺术外,还有一个目的是看台北博物院收藏的《富春山居图》原作,我很早就想临这幅画,一直没有看到原作。看后再去下笔,感觉绝对不一样。

高:纵观您这几年的创作,一直在取法传统。

刘:我这个人的性格,比较豪爽大气,别人觉得我不能画细腻的作品。回想我早几年的书画创作,以狂为主,以细为辅,多数都是豪放大气。在2009年之后我领会到,如果想成为真正的、有成就的画家,一味走狂放的路根本行不通,必须要回过头从传统入手。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这一点,在2009年以前我还领会不到,任凭自己的感觉去画。一直到2009年在上海办画展后,上海画家朋友给我谈了看法,我才回过头去体会传统的画。国画大师陈佩秋先生看了我的画后,也对我讲,说你的底蕴不错,艺术天分也有,作品缺少的就是传统的东西。她建议我下功夫临宋元的画、尤其是宋元的山水。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有意识地往这方面去靠。那时候,只要我看到宋元明清的画册,我都要买,没事的时候翻翻看看,逐步深入进去,这时候你才可以拿笔去临习。我深入古画以后,对古画的认识跟有些画家不一样,我想临的时候先不临,先看,有空就看,从头到尾,熟悉得闭上眼都知道,树在哪儿长的,瀑布在哪儿下来的,房子在哪儿盖的,自己脑子里已经形成了概念,这就是过去老师们讲的“读画”。等到画读透了、读熟了,才拿起笔临这幅画,这样临出来的画才有神采,有精神,这是个方法问题。只有老老实实下功夫,老老实实做学问,这样画出来、写出来的的东西才有看头,才有品头。

高:对国内这几年的书画创作现状,您是怎么看的?

刘:当前的国内书画创作状况,我不看好。里面的人为因素太重,这种现象不利于美术创作。包括美展的获奖作品,看起来像是修饰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画”是抒情、抒意、抒心,而不是“描”出来的。“画”出来的才是画家,“描”出来的是画匠。

高:最后,请您谈谈对自己的创作遵循什么样的理念和规划?

刘:我个人的创作,基本上不跟时风,我就学传统的、学古人的,吸收后变成自己的,我就只画自己心中的画,画自己想表现的东西,我就画我家乡的伏牛山,南阳的山水一辈子都画不完。这两年,我画的山水画大家比较喜欢,就是因为看上去有一种亲切感。我想,作为一个画家,看了古人的画后,再体验眼前的真山真水,与古画的传统因素结合在一起,将古代的造势方法吸收到现实的实景当中,糅合一下,再去创作,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有好的效果,才有更强的艺术表现力和更旺盛的艺术生命力。

文明播报

两人买到同一个座位的高铁票
超过北京一年!江西广西暴雨“下疯了”
践行生态文明思想 建设绿色家园
南昌人家门口的路又要升级了
外媒点赞南昌当地集群产业发展
南昌明年还将建设瑶湖隧道
南昌工学院相同教材收费不一样?
考生考完最后一场出校门跪谢母亲
江西8人皮划艇漂流侧翻

it

IT业迎新机遇,需摆脱西方
为什么很多人都转行IT行业
3D打印已经进入食品餐饮领域了
5G将给物流业带来哪些变革?
英国不堪美国压力 批评华为5G
5G时代开启:比4G强在哪 ?
广东计划打造万亿级5G产业集聚区
5G是否真能让美国落后?
今日华为鸿蒙正式定档了!

重庆时时彩

金拐福彩3D第19155期预测
小伙被骗入传销得知中一等奖
打错彩票 老彩民意外中奖148万元
彩民意外砸中双色球148万
老K福彩3D第19154期预测
黑珍珠福彩3D第19154期预测
老彩民150倍投命中福彩15万
福彩双色球第067期:红球三区点评
小伙中9百万要换老婆,无奈被分一半
友情链接:福彩
网站地图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