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条新闻 > 正文
冷兵器时代战象的最后辉煌
发表时间:2020-08-01 15:53

冷兵器时代战象的最后辉煌



康熙二十年(1681年),自吴三桂在三年前病死后,吴军丧失了统帅,在各个战场上渐渐不支,持续已8年的三藩之乱接近尾声。
 
这一年,康熙调兵遣将,攻入四川、贵州、云南,吴军在前线屡战屡败,内部又发生变故,郭壮图杀死吴应期。经此内讧,吴周政权更加人心涣散、分崩离析。
 
平南大将军赖塔乘势进兵,督满汉大军由广西进入云南,击败吴军大将何继祖,兵锋直抵曲靖府。
 
此时,另一支吴军——大将线緎(yù)所部也被由贵州西进的清将章泰击败,逃到了北盘江畔江西坡。
 
吴军已呈溃败之势,眼看章泰就能手到擒来,直抵昆明。谁知,线緎却在绝境中发起一场反击,给八旗军造成了重大伤亡。
 
吴军本已势穷,他们所依仗的是一样特种武器——战象。
 
 
 
说到战象,在古代战争史上早已有之。在西方,战象长期是军队中令人生畏的兵种。高度超过两米,体重超过五吨的战象往战场上一列队,给敌军造成的压迫感不言而喻,富庶的政权往往还会给战象全身披挂甲胄,成为一个个移动的钢铁堡垒。
 
亚历山大东征,汉尼拔背刺罗马,战象在战争中都是一种重要的武器,一度令人胆寒。西方影视和游戏中也经常有战象露脸,并且是昂贵的高级兵种。
 
迦太基战象
 
 
 
回到东方,战象的地位却略有些尴尬。
 
中国历史上其实早已出现战象,据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商朝,中国象棋中的“象”就是受到象兵影响,可见其影响之大。
 
 
 
此后随着气候的变迁,北方已不适合大象生存,再难以见到大象身影,但在温暖湿润的西南地区,大象始终存在,并成为当地武装力量的独特兵种。
 
然而,相比战象在西方战场的横扫千军,中国战争史上的战象却几乎没有长脸的机会。原因或许正如现代游戏中所体现的,大象要训练成战象,非数年不得其功,要给大象这样的庞然大物增加防御以加强其战场生存能力,更需要强大的国力支撑。
 
 
 
历史上拥有战象的都是西南边陲的偏安政权或少数民族势力,普遍较为贫困和落后,自己的军队都缺乏训练,缺衣少甲,遑论组织起训练有素、武装完备的战象军团。
 
就战象本身来说,它也只能是军队的加分项而不是决定项,战争最终考验的,还是双方统帅的指挥艺术和整个军队的综合实力。
 
宋人对战象就有评价“南兵象阵,自谓孔武”。
 
面对锋刃锐利、甲胄精良的中原王朝正规军,这些战象显得比较鸡肋,自身军队的孱弱实力决定它们无法成为战场上决胜因素。
 
即使这样,战象在历史上也从未消失。回到清朝,其实就在十几年前的明末清初之际,战象也在军队编制中作战。
 
那是在南明永历时期,大西军出滇抗清,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等统兵大将麾下都有战象的身影。但同样,在正面战场与清军的对决中,战象表现并不出色,并没有亮眼的战绩,相反清军战报中却有擒获战象的记录。
 
 
 
但在一些特殊地形中,战象有着无与伦比的威力,比如江西坡。
 
江西坡地处今日贵州省晴隆县和普安县之间。这里地势险峻、曲折盘旋,小径绕山而上,形如螺纹,是个防守的好地方。
 
线緎率败兵逃到这里,整顿人马,布下阵势,决心进行一场阻击。
 
在他军队序列中,还有三四十头战象。
 
大西军出滇抗清时,受限于各方面条件,能随军远征的战象数量较少,往往只有三到五头,无法形成规模性的象阵,效果聊胜于无。
 
但在云贵不同,此处正是大象生存繁衍之地,战象活力大增。加之有地势之利,江西坡狭窄的地形能让战象的高大身躯得到最大发挥,战象遂成为江西坡之战的胜负手。
 
二月初五,章泰进军至安南卫,三天后兵抵江西坡。线緎是败军之将,在章泰眼里不值一提,他下令三军饱餐战饭后立即出击,试图一举拔除这个据点。
 
 
 
章泰是清朝宗室勇将,此前破吴军于陆石口、克岳州、取沅州、靖州,又进军贵州,攻克贵阳,以军功得授定远平寇大将军,战绩可称剽悍。
 
谁知在这小小江西坡,章泰将遭遇一场令他刻骨铭心的失败。
 
章泰手下兵马,以八旗正红旗旗兵为主,堪称精锐。清军挟连胜之威,步骑并进,向吴军发起冲击。
 
开头进展颇为顺利,清军遭遇的抵抗并不猛烈,不知不觉下,八旗兵纵马前突,争先立功,大有一口气拿下吴军营寨之势。
 
谁知在山路隐蔽处,线緎早已埋伏下战象,一等清军进入视野,线緎一声令下,几十头战象结阵而出,瞬间堵塞狭窄的山道。
 
清兵大惊,虽然此前也有人见过战象,但从没有在这样的战场条件遭遇,更何况一下三四十头战象冲出,一人一马的空隙也不曾留下,正面完全没有留下冲击的缝隙。
 
 
 
比清军更吃惊的是胯下战马,这些战马虽训练有素,哪见过这样规模的巨象,惊吓之下,回头奔溃,任凭骑兵怎样驾驭也无能为力。
 
冲回的战马冲乱后方清军阵脚,吴军乘势以象阵掩杀,人马互相践踏,又有战象冲杀,清军有组织的抵抗宣告崩溃,只剩下战场上四散逃命的溃兵。
 
吴军乘胜追击,收割人头,素称精锐的正红旗旗兵此仗大败,逃跑了两天两夜才收住脚步。
 
战后记录,清军此战死尸如山,损失约有十之六七。在阵亡者中,只有十分之二三是直接死于吴军之手,其他都是死于大象践踏、人马互踩、争相逃命彼此格杀。
 
直到康熙末年,在江西坡种地的人们还能在地里锄出森森白骨,可见当年伤亡之惨烈。
 
 
 
几天后,章泰收拢残兵,又得到增援后,再次发起进攻。这次他吸取了教训,分三路进攻。吴军又驱使大象下山交战,两军从中午激战到傍晚,失去了奇袭的突然性和地形的加持,战象威力大减,兵力弱小的吴军终于不支败退,线緎败走。
 
此后战象还有出场,如当年二月底,章泰会和赖塔进军昆明,郭壮图发兵万余,带战象五头出城接战。
 
这次战象帮了倒忙,两军正激战中,赖塔纵兵夹击,吴军象阵突然大乱,大象反奔,冲垮了自家阵脚,不少士兵被践踏而死,吴军战败,出城的万余人仅有27人回到城内。
 
这也是战象的弱点之一,大象智力发达导致它过于胆小,遇到逆境容易慌乱,掉头反奔杀伤自己人马,反而导致己方失败,这种情况在战象身上出现得并不少。
 
现代的机械大象
 
 
 
江西坡一战是冷兵器时代战象的最后辉煌,为这一古老兵种挽回了一丝颜面。此后,随着冷热兵器交替,热兵器占据主导,战象再也无用,彻底退出了战场。

文明播报

江西景德战士,见义勇为
激活乡村“美丽经济”绽放“旅游花”
参加江西抗洪救灾孝义籍老兵归来
“莱动健身”3天前还在拉人办卡
江西明确抓好“八项任务”
南昌国体中心内“藏”有会所式餐厅?
移动助力公安精准打击电诈犯罪
助力江西打赢汛期“保卫战”
江西省产业扶贫一线的见闻

it

来盘点2020年的5G真香机!
5G手机让4G网速“加倍”吗
印度“三无”5G背后的“阴谋”
5G将会带来更多的商业成功
会改变传统IT行业的工作形式?
以退为进,为5G竞争握拳蓄力
全光网络万亿价值链重启
5G千元机时代很快到来
打造“5G+工业互联网”融合发展新高地

重庆时时彩

花2元钱为自己的“梦想”买单吗
中大奖很难?却有人一年抽中5次
彩票巨奖29亿!中大奖可不是好事
6月份全国彩票销售情况
中了一千万, 扣完税就能把钱领走?
彩民“清醒”了彩票销量减少875亿
中了彩票大奖能跳出鄙视链吗?
双色球开奖结果,独蓝号15
奖池“冲向”100亿,彩票销量下跌?
友情链接:福彩
网站地图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