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聚焦 > 正文
张永军:其实我是个严肃文学作家
发表时间:2020-09-16 10:39

张永军:其实我是个严肃文学作家


在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各类儿童书籍中,有一套书格外引人注目,因为它排列了长长一趟,共9辑42本。它是国内体量最大,连载最长的小说之一,而且畅销十年,销量超过百万,开创了少年热血军事题材的先河。2008年一经出版,便获得小读者的热烈欢迎,收获了一大批“少特迷”,掀起国内少儿军事文学的热潮。它就是《少年特种兵》。
 
 
 
2019年是《少年特种兵》出版的第十年,作者张永军对故事内容进行了修订,在书中增加了科普知识栏目,并设计了全新的版式和封面。张永军因这部系列小说名声大振,成为风格独特的国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但其实,张永军还创作过《雪国野狼的海》《北方猎人部落》《狼狗》《黄金老虎》《海东青》《熊》《狗狼》《汤》《纯情草》《大清国宝松花砚》《被追捕的法医》《57条命》等多部长篇小说,还有中短篇小说集《150分钟的凄美》《鹰王的最后一天》。他创作的长篇儿童小说《绝地反击的熊》《狼王闪电》《狮子疤脸的生命历程》《猎虎行动》都和《少年特种兵》一样入选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作品曾获得2008年度全行业畅销图书奖、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吉林省政府第十届长白山文艺奖、吉林文学奖、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等多个奖项。
 
张永军的作品是一个长长的名单,他写遍了小说创作的领域。无论写哪种文学体裁,张永军都将他的文学理念和态度灌注其中,有自己的文学理想和追求。“即使是《少年特种兵》,里面要传达的东西都是严肃的,其实我一直是个严肃文学作家。”张永军说。
 
其实,以东北为背景的一系列作品才是张永军小说创作的“正菜”,让他广为人知的“少年特种兵”系列对他来说只是“甜点”。在省里儿童文学座谈会上,我得知他就是“少年特种兵”系列的作者。他说,写这个因为觉得快乐,所以一直写了下去。每一本写完,先给儿子看。“我希望通过这部作品呼吁男孩子们重拾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他说。
 
 
◆张永军的文学作品
 
张永军的书这么畅销,但他在各类会议上都有些羞涩,说话很少,与熟悉的朋友很健谈。他对人很好,有着东北汉子的“质朴”。通化是张永军的家乡,1997年,他怀揣文学梦想来到北京,开始了二十年的“北漂”生涯。如今他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房子,不再算是“北漂”一族,常常北京、通化两头跑。
 
去年冬天,张永军回到通化。由于不少读者请求他将“少年特种兵”的故事继续讲下去,他又写了12本,凑成了54本——正好一副扑克牌。还将5大本共120万字的儿童小说《我的伙伴是怪物》完稿。这个故事里,张永军再次发挥了他奇特而恣肆的想象,把12生肖变成了12战将。
 
张永军也许是那种天生注定要写作的人。他的写作速度极快,每本几十万字的作品,他几乎都用三个月写完。构思完毕,他就坐下来每天写,一气呵成,尽量避免思路被打断。
 
在通化,张永军带我去“玉皇山”走了一圈,说这是通化的“名山”,朋友来通化他都要带到这儿逛逛。从小他家就住在玉皇山附近,对这的一草一木很熟悉,对“玉皇山”的典故,他如数家珍。就此,我与张永军聊起了他的创作和人生。
 
 
◆张永军与笔者
 
17岁到28岁,一无所有,仍痴迷文学。
 
1
 
梦溪: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我知道您去“北漂”了很多年,当时是什么驱使您决定去北京?这之前有什么故事?
 
张永军:我是初中毕业之后开始文学创作的。1984年秋天,我偶然在街上的人力车上翻到一本小说选刊上有篇叫《姐姐寨》的小说感动了我,我觉得我也可以写小说。我写的第一部作品是我自己的回忆录。我有许多不会写的汉字,就买了新华字典和辞源,开始了6年的埋头自学。6年间,我春夏秋三季当建筑工人。冬天就是我写作读书的时间。时间没到10年我开始干个体户,先是一边买卖服装一边读书,书读了不少,生意却赔了。又在街边摆个书摊租书,可以坐在街边一边租书一边写小说了。两年中我写了部120万字的叫《东方冲》的武侠小说,后来,姐夫帮我在某中学门前开了小书店,我可以坐在书店里写小说了,于是写了半部叫《苍茫暮色》的长篇小说。可是我不会经营图书生意,不到1年,我从书店撤出来,在摆了第二个租书摊,又开始在街边写小说了……
 
我摆第二个租书摊时已经28岁了。尽管那个时期《东方冲》被某出版社编辑认为是部不错的武侠小说,还说“有创作潜力”,但还是没能把它换成一堆生存用的“面包”,因为据说武侠小说过时了。从17岁到28岁,是一个从迷茫到希望再到无望的过程,28岁有家有口的一个汉子又一事无成,那时我的天空是灰色的。也就在这个时期,我认识了刘伯英和于敬升老师,我们都是书店和书摊的邻居,原来他们是通化作家协会的领导。刘老师帮我在《长白山》杂志上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叫《一片绿叶》。它使我看到了文坛的台阶。那年是1996年,同年冬天,刘老师和于老师介绍我加入通化市作家协会。1997年9月,刘老师介绍我进入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作家创作班学习。班主任张跣老师当时读了我的两篇小习作,认为我有创作潜力,我被勉强收为学员。经过学习、了解和印证,我知道我能成为一个小说家,我把以前写的两袋子手稿都烧掉了。结业之后我就利用仅剩的一点钱,在鲁院后面租了间6平米的民居,留在北京了。
 
我回想过,我就像一个居住在深山里的笨人,稀里糊涂练就了一身硬功夫,只是不会使用。是《长白山》杂志使我起航,是鲁迅文学院使我找到了使用的方式。
 
 
 
“北漂”岁月,文学之路起航
 
2
 
梦溪:我们知道后来您在北京开始“爆炸”式的创作。北京的环境对您文学创作有哪些帮助?
 
张永军:刚开始在北京住在胡同的破房子里。当时没几个作家可以用写作为专业养家糊口,我更不行,而且120万字的《东方冲》书稿被书商骗走,我只得到了2000元钱,我常自嘲是“大傻闯文坛”。大概是从1999年9月开始,在曹大哥的杂志社写专栏(两年),并兼了两个月编辑。那时主要的时间用来创作小说。在写小说之余,我在近4年里策划出版了各种图书近200部。那时每天早上在出租房里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今天我的午餐在哪?这个月的生活费用在哪?什么时间能有钱回老家看看妻儿?想一想,发阵儿呆,起来吃个干巴巴的馒头喝杯水出去找出版商、找出版社。
 
这些日子回想起来心里充满苦涩和甜蜜。北京的写作环境好,周围都是写作的人,我还遇到了一些编辑好哥哥。我是在2000年4月由新华社的黄彥老师介绍去找作家出版社王宝生老师投稿的,尽管我那时已经出版了多部长篇小说,但没有入作家社编辑的法眼。到了2003年,我已经存下了两三年的生活费用专门闭门创作小说。王哥在同年4月突然打电话告诉我看完了《雪国野狼的海》,决定出版。这部小说的出版,为我成为小说家打下了基础。王哥是以培养一个青年作家说服出版社出版我的小说的。而且又于次年9月,再次为我出版了文图小说集《150分钟的凄美》。从此之后,我在北京10年中,所有创作完成的长篇小说计20部540万字全都出版了。另外,中短篇也发表了近20篇计15万字。
 

文明播报

河长制带来了乡村大变化
“四抓四促”推服务品质再提升
旅游黑地产藏身江西温泉名镇
美了乡村的面貌 甜了村民生活
要把司法办案“晒”在“显微镜”下
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
关于一个畲族村的美丽蝶变
优化政务服务实现便民最大化
精简文山会海促干部担当

it

卫星互联网消费级终端还未成型
说5G“坏话”的人都是怎么想的?
解读5G时代的巴适生活
宝清农商银行:当好金融“排头兵”
5G加速普及,全域可视化远吗?
将发起工业互联网先锋百人会
为什么很多人宁愿选小米10
5G赋能制造 智联未来工厂
最值得入手的5G旗舰,诚意满满!

重庆时时彩

扣完税就能把钱领走吗?
守号俩月中双色球一等奖
幸运击中15万元双色球二等奖!
淡定兑取双色球538万称要知足
彩票谣言为何死灰复燃
开奖延迟一小时的真正原因
大奖能“研究”出来店老板一语道破
把这村子“搞活了”的体育彩票
面纱解开,彩票内部环境曝光!
友情链接:福彩 topbbs
网站地图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