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影 > 正文
唐棣:拍电影是陪大家玩
发表时间:2018-07-07

唐棣:拍电影是陪大家玩 



唐棣 1980年代生于河北唐山。2003年开始写作,在《书城》《人民文学》等发表大量文字。小说亦曾三度入选《天南》(2010、2012、2014)。除文学作品外,2008年起参与影视创作。主要文学作品:《西瓜长在天边上》《遗闻集》《电影给了我什么》《进入黎明的漫长旅程》等。主要电影作品:《满洲里来的人》《湖畔公路》《十二宫》《我父慈悲》(编剧)等。
唐棣作品三种 《遗闻集》 
从《西瓜长在天边上》到这本《遗闻集》,唐棣的“疼痛”一直都在字里行间漫游着。他笔下的人间,要么生长在泥土里,要么悬浮于传说中,无论是“西瓜地”里的哑娃,还是装疯的乌衣国王,都是生活里你会遇见的人。或许你在遇见唐棣的时候,也遇见了你自己。
唐棣的作品有它独特的色调,好比是深色的忧郁和浅色的幽默感,但最终都会归于色彩混杂的“疼痛”。问他为什么会在不同的作品中都流露出疼痛感来,他说大概是源于自己从小就怕疼的缘故。但怕疼的唐棣,偏偏又是个“戏精”,他可以是“马可·波罗”,在天地之间寻找地图的疆界,用镜头和笔记录下故事;他也可以是位“道士”,探寻生命的意义,嬉笑怒骂于光影之中,把生活变成创作的素材,又把这素材转换成电影艺术。
除了作家,唐棣也是电影导演。双重身份赋予了他在文学与视觉语言之中非同寻常的风格。在法国新浪潮运动中提出过一个口号,叫“作者电影”,即影片在表现方法上,广泛使用能够表达人的主观感受和精神状态的长镜头、移动摄影、画外音、内心独白、自然音响,甚至使用违反常规的晃动镜头,打破时空统一性的“跳接”“跳剪”等手法,将“主观写实”与“客观写实”相结合。“作者电影”带有强烈个人传记色彩,而唐棣的银幕长片《满洲里来的人》以及他的短片作品《湖畔公路》也皆是如此风格和表现。
唐棣是艺术上的行者,是流浪的人,他在文学与视觉语言间流畅转换,“观看”人间风景。电影中有自由表达的文学性,而在文学里也有强烈的镜头感。在最新出版的《遗闻集》一书中,这种带有镜头视效的文学更为突出。读者仿佛是在看一部部荒诞而幽默的剧情,也像是自己在照一面魔镜。当你胆颤心惊或即将恍然大悟时,唐棣书写的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始。
谈文学
像手艺人那样去搭建故事
如果有人问起《遗闻集》是什么样的作品,其实并不好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概括。它可以是童话,也可以是历史;它可以是一位孤独小说家的梦境,也可以是怪力乱神的多彩民间……尽管《遗闻集》里布满了谶纬之惑,但在这神奇的时间戏法里,唐棣将一些古人遗留下来的传闻,按照现代人的疑问和困惑进行了重新创作。
唐棣将视线放置于东西方文明中,在不同朝代里截取残篇断章。这里面有聆听未道之言,遵从未颁之令,崇拜未竟之业的那些人,在历史这条长河里漂浮着千奇百怪的语气。但唐棣记录他们,并非是在还原某段历史的真相,而是借用文学来判断古人的史学观。尽管他们的命运大多难逃散佚之苦,但唐棣自比为历史的“搭建之人”,他认为在文学创作中,搭建的过程是一门手艺。正如电影的剪辑那样,他将有用的东西标注好出场的时间,再穿插进时代与人物,让他们在某些特定的故事中显得鲜活。
但这些绝非是唐棣所追求的全部,他甚至不愿强调做某件事的意义,而是将意义本身留于字词之间,在空白的间隙让读者体会。“从一个人物到一段野史,从一个角落到一头骆驼的驼峰……这个过程就是我将意义抹去的过程。”他说,小说不需要讲道理,这本书的目的是有趣,在有趣的基础上融入了他的观念,包括一些粗浅的历史观、文学观。这也正是他所用“遗闻”做为书名的原因,文字写出来就成了遗闻,现实速度太快,唐棣便从历史里去寻找原因,遗闻也是历史的一部分,而历史里才有现实。
读过这本书的人,都会被故事的奇特所吸引,唐棣所写的这些散落在民间的佚事多是大家闻所未闻之事,而他又是如何收集到这些故事的呢?
这得益于唐棣对故事本身的敏锐。他喜欢与人交流,每到一处必然跟大家打成一片,从一些人口中收获某地风物和传闻,他再对此一一记录,成为创作的素材。这是收集故事方法之一。其二,则来自于唐棣的记忆。
记忆的部分大多数是他儿时听过的故事,但时间久远,很多故事又记得不是很准确,可就是这个“不准确”,让唐棣得以重新发现故事的模样,在这个过程中,他原本理解的故事是有变化的,或者是以他的阅历的增长来变化,或者是以他记忆中的想象在变化,这就形成了他摘取奇闻异事的一种独特角度。
“我利用不可靠的事物,制造更不可靠的事物,现实和历史在我看来就是如此形成的,真真假假,相互撕扯……在创作中就特别有趣。”这也是唐棣文本的特色,亦真亦假,就像镜头下虚实交替的手法。因此故事本身的完整性对于唐棣来说并不重要,他的诠释过程,就是往一个有意味的结构里,放入文字和词语。
聊电影
按着性格创作是很奢侈的
之前我们提到过“作者电影”这个概念,唐棣是如何接近这个概念的?不能简单地去看他在语言艺术上的转换能力,更应该看到他在生活点滴中所养成的镜头式表达的习惯。
正如唐棣所说的,他之所以在文学中有镜头的语言,在镜头下有文学的表达,全部都是因为他所习惯的一种生活节奏而形成的。“我本身说话、办事,或同时经历几件事时都会出现交织,就像镜头式的,在我的逻辑系统里,它们可以自由剪切。”但这样的习惯也让唐棣有过困扰,“后来发觉很多人也是因为我切换得太快而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唐棣笑称,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作品常常被人说“难懂”和“深刻”,或者炫技之类,其实唐棣从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难懂的,也不属于深刻的文本,顶多有些顽皮的游戏感,和固执的表达罢了。在唐棣看来,这也是一个忠于自我的标志,“也许不好,或许会改进,但按着性格创作还是很奢侈的。”说起这一点,唐棣又顽皮的笑了。
其实唐棣常常被人问起的,还是他的语言风格问题,无论是在电影或文学里,他的表达风格都独树一帜,有很明显的个人烙印。不得不将话题又回到“作者电影”的概念上来——极尽表达人的主观感受和精神状态。那么到底是文学影响了唐棣的电影表达,还是电影创作带来了他的文学特色呢?

文明播报

江西上半年社会用电量两位数增长
“江西树王”评选活动启动
上半年我市未发生旅游不文明行为 “文明
江西省公路学会调研指导靖安公路建设
春风化雨育英才——金塔县中学创建全国
“新时代文明传习基地”揭牌
江西多措并举推进就业扶贫工作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成功举办2018年大学生志
为何共享单车在意大利遭不文明对待?

it

奥运会IT项目总承包商落户临空港经开区
分析IT现状: 球队掌握绝对主动
被关照的“小学校”家长是如何看的
二三线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的IT人才培养
华云数据集团携手IT大咖说,共话企业
华云数据集团携手IT大咖说,共话企业级
发展龙头企业预计超过千万次的参观活动
让技术更有温度,以强大IT架构赋能全行
未来IT行业将成为用电最大户

福彩

女彩民用买菜的钱买了彩票
福彩3D第18178期预测:个位看好0 4 6
彩票永远都是一种生活的乐趣,太多人不
1139万元!衡水福利彩票史上最大奖诞生
福彩3D第18180期预测:热码迅速回补
2018“福泽潇湘·扶贫助学”活动进行中
天才去买这些,中奖率是不是很高呢?
福彩3D第18177期预测:大码要盯防
重庆合川彩民斩获福彩3D大奖
友情链接: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方式:1700055555@qq.com